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好声音讲述好故事
高级搜索
曾外祖父的“三句话”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18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记得儿时就在母亲的“督促”下将字字玑珠的《朱子家训》背诵得“昏天暗地”,至今犹能信“口”捻来,但仍然无法掩饰儿时的“懵懂”——那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背诵着些什么东西。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却又愈发觉得先哲之圣言使人振聋发聩!而每念及《朱子家训》时,脑海里却又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曾外祖父经常侃侃而谈的“三句话”来,诚然读圣贤书如听《阳春白雪》,听家人言似闻《下里巴人》,虽“曲风”不同,但至少使人向善的“曲理”却是相通的。

  一、“敬鬼神、孝父母、亲友邻”

  我的曾外祖父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乡下种田人,大字不识一个,却能说出如此文绉绉的话语来,确实令人惊叹。当然这话是他从哪里学来的或者听来的已无从考稽,当然也无关紧要,但是曾外祖父确实是在身体力行地践行着他常常对儿孙辈“唠叨”的这句话。

  曾外祖父是一个迷信的人,每天早晨起床后,睡觉前都必然是三柱高香跪拜天地,祈祷着各路神仙菩萨保佑家人的平安,记得儿时有次住在外公家时,外公身体不舒服,年近八十的他就只是烧香而让我这个小外孙代为跪拜,好奇的我则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学着之前外公的祭拜的模样磕起头来,往事如昨,历历在目······曾外祖父的迷信是对是错暂且不讨论,只是执着而又有信仰的人或许会因为精神有所依托而感到幸福的存在吧!

  曾外祖父自幼丧父,每提及此,曾外祖父未尝不痛哭流涕;曾外祖父事母至孝,其母中年长期卧病在床,曾于冬日说想吃西瓜,曾外祖父暗自记于心,后听闻有种瓜留作药引的人家,则不辞辛劳徒步六十余里地去讨买,对方知道原因后二话不说就从床下抱出瓜来送给曾外祖父而分文不取。

  曾外祖父是一位种地能手,当然也只是指旧时代传统的种地方式而言。曾外祖父与曾外祖母节衣缩食,买地置业,在他们眼中种地才是天经地义的大事。解放前期,倘若不是在外教书的亲戚劝说外公丢掉一些土地的话,还险些被划为“富农”。所以儿时就没少听外公说起种地的事情来,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外公常说收割庄稼时,倘若邻近人家的稻麦因风倒向曾外祖父的田地里时,曾外祖父不会“趁机”一起收割掉,反而要将连在一起的自己田地里的稻麦一同再推倒向到邻近人家的田地里。以小见大,曾外祖父的为人处世可见一斑。

  二、“不惹事、不怕事”

  印象中的曾外祖父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一直被乡邻所尊重,但是据说也是一位有性格有脾气的人,只是我没有领略过而已。后来长大后再回味起曾外祖父的一些事迹,却也能从中发现出一些端倪来:曾外祖父出生在那个年代,也是亲身经历了建国前的那段兵匪交加的黑暗时代,曾外祖父曾被打散了的游兵散勇抓去扛子弹,两个人一路上边走边聊,后来也能从容的劝说对方让自己平安回了家;曾外祖父村庄的后面有一座庙宇,后来被一队土匪给占据了临时歇脚,那帮土匪还到村里抢东西,其中还把曾外祖父家里的一只正在孵化小鸡的母鸡给抢走了,当时曾外祖父不在家,后来回家知道后,曾外祖父竟然“单刀赴会”去了那座庙里,向占据庙里的土匪把家里的那只“抱窝鸡”竟然给要了回来。曾外祖父的理由是什么“仁义之人是不能吃抱窝鸡的”——反正现在我也没彻底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向土匪要回来自己家的鸡的。只是想给曾外祖父点个赞!似乎那时候的土匪也挺“仗义”的嘛!

  三、“救急不救贫”

  儿时经常住在曾外祖父家,也被曾外祖父的邻里所熟知,还经常被他们给东西吃,因此小时候很喜欢去外公家长住的。等渐渐长大后才知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道理,自己小时候之所以受到曾外祖父乡邻的欢迎,其实更多的只是爱屋及乌罢了。曾外祖父虽目不识丁但不影响他的为人慷慨,旧时代挨饿无粮的日子时不时就会真实地上演,曾外祖父在得知一些乡邻家无口粮并挨饿时,二话不说回家倒了家中的粮食就给乡邻送去······至今年长一点的乡邻对此都念念不忘。对此曾外祖父却有着自己的一套理论“救急不救贫”——“在别人最困难的时候要及时伸手帮忙,但是也要量力而为。自己有能力帮助人而不去帮的话,那是不仁义;倘若是自己没有能力帮助人而硬去帮的话,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到最后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的。”时至今日,我对于曾外祖父的这句话有些地方还是不能够深刻领悟,但这并不影响曾外祖父的这句话在我心中的分量,毕竟也只是见仁见智罢了。

  马英九先生说他祖父留下了“黄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的传世家训,让人读之受益匪浅;而我的曾外祖父并非出身于书香世家,也很难写出“阳春白雪”般的传世家训来,但是曾外祖父的这“三句话”却值得我一生回味无穷!